小蓁:
花花 在現場的辛苦 實習時我只體會到一點點 比起現在的你們的辛苦 真的不能算甚麼
昨天 我看了怡菇的網誌 他說他教孩子更難的寫作技巧 他說家長抱怨他派功課太多
為什麼數學作業有兩種作業 怡菇覺得在現場的老師跟教授的距離很遠
跟家長的距離雖然很近 卻又互相牽制著
他有一種教授不懂現場的感覺 讓我想到佩蓉老師
我不想進現場有很多的原因 因為我的身體不適應
因為當初我都只在新生 這會讓人更卻步要往現場的腳步
所以我連實習也沒有就進來讀書了
我慢慢發現比起現場 我喜歡讀書
但是如果說 我所讀的書不能幫助現場解決情況
不能解釋這樣的現象與問題
我偶而也在懷疑 那我在讀什麼
只是 看著你 看著怡菇 看著鳳純
我常感覺到你們真心的再努力 至少不是對現場的失望
而你的工作是我最佩服的 因為你的孩子會讓你看見這個社會中的惡性循環現象是這麼的鮮明 會讓你有很多更無能為力
像我就不適合 太多無能為力感的我不能滿足自己的成就心 也就待不久 也就無心付出
只是很開心 你的個性 你能接受 你也就能付出
你一定不知道你的那篇網誌給我多少感動跟鼓勵
因為讓我看到你再堅持某一種東西
就會讓我也想要堅持我應該守著的目標與夢想


我卻覺得因為宜蓁的鼓勵
覺得羞怯了
我覺得我並沒有做到他說的這樣
但是就像之前我跟他談到的
帶你的人真的很重要
帶我的老師
他大我十歲
但一直對這份工作當作是一個良心事業在做
而不是只是一份工作
可是想想我有兩個月在托兒所工作
那邊老師說話的態度
也讓我變成野獸派的老師
但是現在在這個同事的引領之下
至少不至於讓我走岔了路


PANDA:
今天加班時,小班老師突然跟我說
你看兒童與輔導的根本就沒用 溫柔的話根本就管不動 只能用兇的

讓我著實愣了幾分鐘

小班老師跟我說 理論和實際是有差異的
我心想我知道啊 教學上真的有差異 實際面可能有些許困難之類的
但畢竟截至目前為止 我都用很溫柔堅定的語氣說話 奉行實習所學

不過我想也許有一天我可能也會說出這樣的話
我可能被同化 環境的影響力很可怕
希望不會這樣

我覺得環境真的影響人很大
我想起我在托兒所的兩個月
自己真的是很凶會動作很大拉小孩的老師
直到有一次在路上遇到小碗公學姊
跟他談到這個部分
看著他不可置信的表情 和聽了他的鼓勵
才讓我又有醒來的感覺 和覺得好像又可以回到幼教人行列的心情


其實其實
佩蓉老師他雖然一直有著學者的堅持
可是我也很記得他有提醒我們
如果想要到一個園所改革
最好是號召有相同理念的人齊心去改革
要不然 很可能變成砲灰 就這樣隱沒在這個潮流中

最近 我的同事老師說
他一直都沒有對這個圈子失望過
直到最近
他是對教育局沒有顧及現場的老師
只是迎合家長
或者只看表面 收托數 人數 就覺得你可以再收人
就覺得反正在其中臨時安置人進來
只要人數夠就沒關係

都沒有想過對原班小孩影響多大 以及公平嗎?
以及這個小孩只有一人 但是教師是不是要付出照顧四個人的心力來照顧他
小孩已經進來就要接納 老師也願意接納
但是教育局有沒有詢問有沒有需要助理員 是否需要甚麼支援
就算沒有主動問 當我們按照程序去反應我們的心聲
卻以 其他人也是一樣人數 他們都沒有這種需求做結


SO SA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udiahua1124 的頭像
claudiahua1124

花金魚吹泡泡

claudiahua11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bibi
  • 看這篇網誌
    還真是五味雜陳~~

    什麼時候是市北師標一間給我們教阿?(望向天空)